榮格with叔本華

或者,文學是苦悶的,哲學是悲觀的,人若無法安然於當下,生命就是一團又一團的糾結。

叔本華

繼續閱讀榮格就不得不就在往前一個世紀去,稍微閱讀叔本華這個舉世皆知的悲觀哲學家,否則很難理解榮格的「意志」之說,很幸運的,我們的生命都在前人的籠罩下,甚至我們的內在的每一個細節都是整體意識的震盪,包括我們的思想概念也是,雖然我很少涉略哲學與心理學的範疇,但整個身心靈發展的現場卻都滿滿地大師們遺贈。

由於認同於叔本華的意志之說,榮格的學說充滿了精神性的意境介入,從粗淺的個人性意志到整體性的意志,榮格的心靈分類相當繁複,我個人也確實深深的理解到他在分門別類上的困難,畢竟每一個單元都是環環相扣、習習相關,就單單一個「情結」之說的論述就相當的困擾,或者榮格可以單純的說「一個人的情結是來自於創傷」,但如何解說於為何某事對某人而言會是個創傷的經歷呢?這個情懷之於人類的意識當中,到底是來自於祖先心靈傳承的影響、累世的影響或整體意識的籠罩,人們如何選擇什麼是負面或正面呢?該說這是簡單的知識障礙嗎?

在心靈療癒個案的體驗中,人們即使確實的明白某些理論、閱讀過百千萬種打開心靈的論述,當被某種情結糾葛時就會一秒當機,而情結通常似乎也不是一人擁有一份,而是一人擁有一個情結大禮包,所以,很難、很難,就是只透過理論與道德教育來制約一個人行為與思想,而如果情結再混入那些無邊無際的意志與本能,那真是整整的、滿滿的宇宙大禮盒。

所以,人類應如何自在平衡地漂浮在這無垠的宇宙當中,歷經生老病死的種種,度脫這些愛不得、求不得的意念呢?無怪乎某些修行的人甚至要戒五葷菜、斷肉慾…..,總之先把動物性本能壓制了再說,然後再從各種的靜心修行方法中去尋求一個解脫之道。

叔本華的哲學被認為最接近於佛教的苦難觀點,但深究於思想終究無法達成究竟,所以叔本華的死亡最後成了疑雲,到底他是死於肺病或自殺,似乎沒有答案,但若死於肺病,倒是挺符合中醫所提及的肺與悲傷的關係,相當符合於這位世人所認定的悲觀哲學家。

話雖如此,叔本華還是為世人留下了相當的資料,讓後人與榮格繼續探索內在世界,而,我想,確實是的,人類之於宇宙切實是輕若塵埃,整體的生滅不過是整體一小段的情境放射,所以是人皆不與天鬥,只能自行修習自在與隨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