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療癒的協助部分解說

我常常在幫別人做前世療癒、童年印記和家族訊息療癒,說真的,記憶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就像有人這麼認為,只要改變一個人的記憶,那個人的過去對他而言就不再是過去了,甚至只要取消了某個記憶,對那個人而言,有些事情就不算曾經發生了。

然而,似乎從很多故事中可以發現,許多失去記憶的人,他與他周圍的故事都是延續的,所以有些論述很類似:我們只要轉換了某個過去記憶的點,然後我們就逐步的邁向自由自在的新生了,這樣的技術相當廣泛地應用在許多的回溯療法當中,但相當困難的,我們的前世記憶往往也是集體意識的一部分,當一個人要取掉自己的記憶時,整個集體記憶也需要某程度地被轉換。

而我們的意識一般而言是一個相當錯綜複雜的複合記憶,所以在療癒當中除了個人的記憶、家族的記憶、社會國家的意識,還有整個地域和地球的意識的層層堆疊,因為在心靈療癒和心靈發展上面產生了許多複雜的形式是相當難以避免的。

在古人的傳承靜心運作當中,一個人必須突破自己這些層層堆疊的意識層之後才可解放自己的自由,達到一種自由自在的形式,所以某些古人會說:要修行到跳脫三界外之類的。

而我自己的前世是什麼呢?其實很精彩的,我有很多、很多的片段印象:有時候是某個和尚、有時候是地球保護靈、有時候是個貴族、有時候是個小男孩、有時候是個因為丈夫負心而失足落水的女鬼……,這些前世就跟小說一樣,我幾乎可以編排成一本書了,然而要度脫這些記憶完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過程中,許多的深層情緒也會一起被打開,除非很深刻的觀照,否則,許多糾結的情緒會觸發更多的偏斜意念。

或者,我所謂的這些前世記憶只是我出生到這個地球的過程時所被一些過往的能量訊息所關注的內容,但無論真正的發生是什麼?可以確定的就是「與自己無關的內容將不可能影響到自己,甚至影響到今生的心靈邏輯或命運走向。」

也因此,無論許多心靈前輩所認知的,有的人是因為出生到這個地球所以收到了整個地球意識的灌注或者來到了某個家庭承接了家族的印記,而真正的部分是:無關這些表面的因素是怎麼形成的,而真正破解這些內容的核心鑰匙只在自己的身上。

每每在療癒工作中,我的工作幾乎都在維持著一種平衡,讓許多無法單純觀看整個故事的人們維持在一個中庸的位置,這個過程說起來是複雜度相當高的,幾乎有時來療癒的朋友都快要翻桌了,哈哈,但其實我懂,如果不翻桌想跟我吵架才怪,所以每個想要療癒的人我都一定要好好地收費,一方面我才能確定他們真的清楚自己是來做什麼的,要不然免費的愛心往往就成了別人想要扒了我的皮的原因。

當一個人決定好要面對自己的議題時,我大部分會從最傷痛的部分下手,一層又一層地協助穿透,因為我們的潛意識機制是相當狡猾的,人們需要避開自己的恐懼和傷痛才能繼續走向下一個層次,整個過程幾乎都是要非常大的勇氣來支持整個力量平衡的。

當然,許多很厲害的修行人都會來跟我嗆聲說「所有的議題都在自己個人的身上,也只能依靠自己去解鎖,不需要我們這種療癒師存在。」確實,他們說的沒錯,但有人協助的療癒方式可以更快進入整個問題的癥結處所,並以一種較不會被情緒拉扯的方式去穿透整個過程。

說真的,一個人要自己消除自己的印記(深層記憶)要花多少功夫才不會混淆在一些糾結的情緒和頑強地邏輯當中呢?我想,我想我個人是相當有經驗的,我很清楚,要費多大的勁或多少年的時間,整個進度才會達成一個療癒個案的結果,如果不是真實從黑暗中走過的人,確實會很輕易的說「這種事情靠自己就好,別人是幫不上忙的,甚至,沒有人可以協助的。」

在說真的,沒有在黑暗當中穿越過的人,才會這麼輕易的認定在他人的協助下會跟別人協助後的結果是相同的。

但又如果有人的程度是跟歷代的高僧或大修行人的層次是一樣的,那麼確實是真的完全不會需要心靈療癒工作者的協助的。

以上這個內容是在回覆之前來我的留言版踢館被封鎖的人所說的話,當然,他被封鎖了,所以我這個回答完全是寫給自己開心的,因為他是看不到的,終究我總不能因為別人來挑戰,我就告訴他一些事情。

噗哧…

但,最後,我到底是怎麽做到我上述所說的療癒手法呢?

哈哈,這件事情就等我心情好或有那個奇怪的踢館者忽然付費要我回答時再考慮是否回覆了。

Ya🤣

#生命藍圖能量調整一對一療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