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真相。讓新鮮的力量自然茁壯

關於算塔羅準不準怎麼定義,在颱風天的今天我忽然想通了,為什麼我常常覺得料事如神的我反而被說不準?

譬如:某日我在一個跟朋友的聚會中拿出塔羅牌,其中一個女性朋友激動的說了將近一兩小時關於她算命不準的事情,包括她跑到到桃園的某某名師的地方還有嘉義什麼人加上什麼人,聽說都是很準很準的地方,然後都說她當年的幾月和幾月可能紅鸞星動的事都沒發生,她跑遍了全國各地,似乎都沒有效之類的,所以她看到塔羅牌時就整個情緒激動了起來。

我當日聽了老半天,整個心情波濤洶湧,想想自己大約回答她的姻緣問題,一直都告訴她可以多去國外走走,讓自己多開心一點,人生就是多玩、多享受,好像從來沒有說過某年某月她會紅鸞星動的事,感覺越聽心裡越不舒坦,於是當她占卜是只說了個約莫非常保守的答案。

還記得有一次,某位朋友還算姻緣,我告知對方約莫不是他的真命天子,因為他與對方的生命動能不太相當,所以整個戀情大概只會曇花一現就消逝了,後來朋友之後堅持我算的不準,付了錢後似乎大生氣了一番,大約一、兩年後她的閨蜜才跟我透露原委,我才知道我當時算的分毫不差。

說真的,我發現算塔羅是一個非常困難的工作,就像是大約幾年前我幫一個很親的閨蜜算塔羅時,才發現原來我認定的好朋友是個對我欺瞞甚多的人,然後雖然當場我沒有說穿,但之後我們再也沒有聯繫過,我想,於其說塔羅占卜是個重傷友情的工作還不如說「我們其實都不適合真的知道真相」。

面對真相是需要相當大的膽識的,當一個人開始為真實工作時,或者就開始一個冥王星式的旅程,一個從內在開始破壞再自我建設的工作,尤其在面對熟人、親友之時,就會聽到更多自己的玻璃心一再被敲碎的聲音。

所以說,或者,如果我的塔羅解讀技術要更上層樓,讓更多人覺得準的方式,大概就是一個說話的圓滿能力更強的時候。

記得前陣子有個朋友問我「你覺得我適合做諮詢的工作嗎?」

我回答「大概不是那麼適合。」

她訝異的說「為什麼?」

我說「因為你從不說任何不真實的話,而諮詢有時候是幫別人找藉口的工作。」

她說「我反對這種說法,諮詢可以做到更深入去突破。」

我說「沒錯,但真相往往只能給準備好的人,不是人人都可以收的。」

她說「我反對,不是這樣的,你應該可以去問看看更多更有經驗的人。」

然後,我沒有再說更多,因為我不能隨意斷定他人的境界,但,以我目前的經驗來說,真相就是留給準備好的人,而如果,我一直幫某些人找藉口,那麼大概,我確實沒有感覺到對方準備好了,就像有時候我沒有辦法直接回覆一些說話不好聽的人所說的話,因為那些人給我感覺其實一掐就碎了。

所以真相通常我只能留給那些我看重的或看的起的人,而其他還沒準備好的或還在遊戲人間的人,我得繼續練習幫他們圓滿虛相吧!?

而,又有誰知道怎麼做才對呢?上帝總是會給予一個圓滿的一擊,就看這次要敲碎的是我的玻璃心還是來詢問者的玻璃心吧!但幸運中獎的人才能如實穿越去獲取禮物吧!

說起來,我覺得自己有時侯真像個戰士,面對真相就是一個接著一個玻璃心被敲碎的美麗樂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