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所求。身有所住

今天騎車經過天橋下,看見一個流浪漢悠閒地平躺在石椅上,髒亂不堪的造型配上自然美景讓我忽然有點莫名奇妙的醒悟,或者浪跡天涯對某些人而言是大不幸,而對於某些人說,這樣的生活方式才是他最舒適的日常,可日日與星月晨光同在。

還記得十年前與三兩個學習回溯技術的同好研討療癒技術並交換個案,相當有意思的:當時其中一個男生是個曾在事業上大起大落的人,他似乎有時對於自己曾肩負千萬以上的債務和曾經為大老闆的風光相當留念,由於我一直是一個平凡的人,所以我其實並不明瞭這箇中滋味如何,而生命過程如是,有的人喜歡平淡地生活,有的人喜歡到處挑戰,也有人特別喜歡跟自己的人生過不去,喜歡搞砸自己所有的好運,因為每個人內在潛意識為自己佈下的生命藍圖不同,也因此每個人都似乎過著某種既掙扎又真心想要的生活。而那位當時和我一起做回溯療癒技術的友人也是如此,他似乎活在某種他祈求浪漫當中,過著可以意料的高低起伏不定的生活又祈求的某日事業上的成功與生活的安定得以降臨。

 

其實說起來,我已經忘記當時和我一起研討技術的朋友的長相和姓名了,我只記得當時我以能量閱讀他的潛意識,當中有個相當明顯的標示:就是有一天,他一定會去過著餐風露宿、浪跡天涯的生活,在他心靈中某個陰暗的角落,他認知著必定會污穢且黑暗地生活一陣子的,這個潛意識的標示是某些特定擔憂造成的詛咒,因為我們這一代有些老人很喜歡跟自己的孩子們說「你將來要不能好好努力,將來就會揀角變成流浪漢之類的。」

 

而恐懼總是形成最大的吸引力,許多人的現實生活都困頓在因他深度恐懼所召喚的事實當中,而被壓制在潛意識中的恐懼將掌控了所有日常生活的抉擇,也就是說,等到某一日因緣具足時,人們就會奮不顧身地奔向那個某個因為恐懼而形成的生命藍圖當中了。

 

後來,我們只相約了一小段時間的療癒技術交流就分道揚鑣了,那個朋友後來我也不清楚他狀況了,但在整個技術交流過程當中,我感覺這位朋友是個相當具有智慧的人,也經歷過許多生命的高低起伏,會來做身心靈學習應是為了更深度地理解自己和獲取智慧,我相信現在他的潛意識的藍圖在此時此刻必然已經大不同了。

 

只是當我看見天橋下一個單獨的流浪漢時還是忽然想起這件事情,而與十年前大不同的事,我想,如果是現在我和這位朋友做技術交流和療癒交換的話,我或者不會對於他潛意識這個流浪漢標示這麼關注,因為,我想,我不確定對一個人而言,一個看似物質安定的平和生活,一定是人們真心想要,就像是許多傳說中在山野中迷失道路而沒有再回來的人們,是否是其實更想就這樣隨著自己最愛的美景人間蒸發的。

雖然負面所產生的印記應善巧療癒處理,協助能量運轉平和,但關於命運應該往哪個方向前行,我想我還有很多不知道,且因為不知道,所以變得更好更聰明了。

#生命藍圖能量調整一對一療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