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若遠離自然的同時也遠離了神聖

平常我很少參加各種靈性活動,一方面是我不是一個很適合活躍在社交活動的人,因為我愛亂開玩笑和超級白目的性格不太適合長期參與團體活動,就待久了怕同學們會集體地用意念殺死我XD

但我認為許多神聖的活動必須變得更自然更日常,那麼對人們的幫助才大,由於台灣是個典型的宗教社會,加上儒家傳統文化,許多神聖的活動都必須變成非自然的禮儀活動,對我這種沒規矩的人來說相當的傷神,我也熱愛神聖的意義和高大上的智慧學習,但要我像個上得了檯面的正常人一樣畢恭畢敬地行動著真的超困難的,而更多的時候是我開心時我就比平常更加胡說八道了。

但因為我胡說八道或行為像個傻瓜,神聖就不愛我了嗎?我想並不是這樣的,在一個真正的上師面前,每個人的每一個面向都是被熱愛著的。

從來就常遇到很多的朋友會好心告誡我,身為一個身心靈工作者我的形象似乎太無遮蔽和平凡了,有些熟門熟路的朋友會希望我在工作時有點儀式性或???(問號代表其實我不懂內容),我想說,這些朋友真的都非常的愛我,他們也清楚神聖的力量不在於這些表面的事物,但人們需要,人們需要某種Holly Holly的氛圍,而事實上每次當我感受到某種神聖的氛圍時,反而是我知道我是被愛的、被允許的、可以自然做自己的時刻,所以,我的態度就更顯得像個平凡、過動的中年人了。

也因此,當大愛來臨的時候,如何會需要偽裝呢?在那個片刻你是被愛的、被包圍的、充滿自信的,整個存在都在允許你,然後做自己就是整個開始與結束裡最美麗的儀式了不是嗎?那個即是與神聖同在、同行的最好證明。

而真正的神聖力量是不可能輕忽或弱化一個人的存在的,整個宇宙力量都不會是一個我高你低的比較級,而是一個比高尚更友善的友誼,不會是有因為某個神聖所以你必須更加的矮小的議題。

現行的靈性活動有太多必須縮小自我的活動讓人費解,我相信這是人們的誤解而不是真實。

跟真正的神聖在一起,應該是自信的、安全的、被全然接納的。

所以當我在感受到神聖力量或感受到奧修大師的力量時,總是的,我總會更像一個自由自在的人,然後我被完全的允許所包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