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穿上黑袍

雖然說,當時的燈光不好、相機差,但……那個可怕的氣色和黑眼圈是怎麼回事?越看越不懂。

 

在奧修社區第一次穿黑袍做靜心協助者,應該大家在工作靜心時的共同回憶吧!?

說真的,我很喜歡印度奧修中心在帶領靜心的方式,就是大家集合起來,然後懂得方法的人做為靜心協助者,這個方式破除了我在台灣所看到的方法,只有某個高高在上的人或大師的帶領,然後才能靜心。

 

靜心、打坐、運動、舞蹈….,就是生活基本的一部分,如果一直只掌握在某個或某種高尚的人手上,那麼,這些活動就變得不自然和隨手可得了。

 

靜心、吃飯、睡覺、遊戲、畫畫、上廁所…..,就是生活的一部分,但因為太多神聖意義的賦予,靜心冥想變成了不是生活的一部分了,那麼那些神聖意義就只是創造傷害。

 

所以,我所認為的團體、集團靜心正該是成為團體生活的一部分,就像我們會一起看電影、一起唱歌、一起跳舞、一起畫畫、一起騎腳踏車一樣的事情,不需要一個高深的領袖,這樣,團體靜心的力量才能在全世界的每個地方散發出芬芳。

 

#2012年第一次穿上黑袍自拍留念@奧修金字塔中的Guest Hou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