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齒和迷信是一體兩面的反應模式

#關於鐵齒的人和施法巫師

#都擁有著當紅衛兵的巨大精神力

 

剛看到一篇關於與某個巫術施法對峙,然後攻破咒術的文章,看得我的頭有點暈,雖然說整個文章的內文看起來很厲害,但說真的,我從來沒遇過會讓我感覺不頭暈的魔法文章,我其實蠻好奇的,為什麼有人可以長期浸泡在那些濃厚、複雜、充滿慾望與魔幻能量的意念訊息當中,而不會感到頭暈腦脹呢?這確實讓人感到不可思議,這些人的意志力恐怕真的是異乎尋常。

 

但相反的,之前跟一個同學到淡水去散心,她經過一個宮廟的後方時,忽然類似說「像你們這些怪力亂神的人都很相信這種的,對吧!?」

 

我聽了嚇了一大跳,說真的,我不知道她說的「這種」是什麼意思,但基本上像這樣完全不迷信的人也實在是很稀少,連忙制止她再繼續說下去,面對無故得罪神明,像這種性格的人生在這個時代和台灣,而沒有在毛澤東的保護下去當紅衛兵破去四舊真的也是挺可惜的,但,我感覺還是走祥和的寧可信其有的安全路線比較好。

 

說起來這世界上真的無奇不有,有的人愛死了那些讓人看了就頭暈的東西、有的人鐵齒到會走在路上看到人就開槍,真的還蠻神奇的,但一般來說,喜歡鬼神和排斥鬼神都是同一種屬性的人,鬼神對他們而言都有著巨大的吸引力,所以才會發生迷信或鐵齒的兩種極端現象。

 

總之,我還是好好地做過快樂的牆頭草就好,遇到迷信的人就裝的很迷信,遇到鐵齒的人就假裝什麼都不信,真的、真的,我認真的覺得,如果我有一天可以變得很沒骨氣,我都人生應該就會順利很多、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