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物的存有並非比較級

友誼是最高等的神聖,人們因為個人的欲求去追尋莫測高深的形而上,而真實只為了填補內在的、外在的不具足,因此所有神聖的形象總是或高或低、或慈悲或嚴厲……,總總只為符合人們內在的期許。

從友誼到友誼,我們是一整個群體也是彼此互相的允許,愛是宇宙原本的關鍵字,每個不同形體的神聖皆完美地對應人們的美好和醜惡,因為所有、所有即是完美的一部分。

 

只是人們難以自我接納,區分框架以致分崩離析。

 

也因此,所有的神聖即是友善的代名詞,溫柔、溫暖地包裝著人們的需求,一直等待人們友善地對待自己的七情六欲、愛恨情仇為止,不再與內在深度的渴求對抗,而至於那些神聖必須高大上的索取,也正在等待著某個片刻被接受、被自然消融為止,然後,人們就會發現一整個天空與大地都是友善與友愛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