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惡是一種選擇

今天去看鬼怪電影:驅魔使者,是一部關於天主教和撒旦教的電影,正在關注聖經故事的我發現蠻多有趣的地方,因為剛好在討論亞當夏娃的那隻蛇,因緣際會的再發現銅蛇與十字架的微妙關係,因為在許多的民族的蛇似乎都有著險惡、狡詐、慾望、再生、物質、永生、生存本能等等意涵,而在耶穌的傳奇故事中,耶穌最後扛起屬於全人類的十字架,剛好與摩西在礦野中高舉銅蛇,並宣說「有一天人之子也應該要像銅蛇一樣被高高舉起。」似乎在隱喻著耶穌臣服、認可、承擔了人類內外在的黑暗與光明,不再將世上的種種災難和痛苦讓上帝來承擔背負,所以神之子的名字就此傳揚開來。

而耶穌所承擔的是什麼?人類的原罪,一個與生俱來不可分離的慾望,從夏娃和亞當初嚐禁果的那一刻,就一直在的種種,其十字架的圖形與由豐盛之神(羊神潘)所代表的羊角圖象有類似之處,在神話故事中,代表豐盛的羊神一直無法承受自己的醜陋而苦不堪言,與耶穌基督則是化悲憤為力量而勇敢的承擔起十字架,兩個故事互相對照後,似乎在描述了神聖與魔鬼之間的差距往往只在一步之間。

耶穌是處女的聖母瑪莉亞與上帝結合後的孩子,在道家的思想當中我們可以看見,所謂「孤陰不生、孤陽不長」的概念,所以必須陰陽和合,才能生長,陰性是一種被動的孕育力量,而思想、引導一直都是屬於陽性的父性能量,所以某種層次來說,聖母瑪利亞是代表著純淨、天真、直覺的陰性,她是不依據任何經驗的、不判斷的、無作為的…所以才能孕化,而這個純陰的力量相當適合由處女來形容,而試想,難道當初亞當與夏娃不是由代表陽性的天父與代表聖母的力量所孕育,所以,似乎也在傳達著,所有的人之子都是上帝之子。

而以蛇為象徵的力量、邪念、慾望、豐盛…..人皆有之,是以光明與黑暗、豐盛或物慾純然是一種人心的抉擇。

另一個有趣的觀點,代表撒旦的數字666也在電影中被提及,而666在天使數字中代表著陷入物質世界的恐懼和思想失衡過度偏向物質,也就是說,如何平衡物質的擁有與心靈的追求是凡聖之間的界線,所以天主的子民們經常性的在十字架前懺悔、反思、禱告,確實是古人一個相當有意思的安排。

另一個好玩的點,電影中描述魔鬼在十字架前就會現出原型、痛苦萬分、再者弱一點的可能就灰飛煙滅,雖然十字架在電影中不是最強悍的驅魔神器,但,很清楚的指出,當十字架被接受了,耶穌負責任的行徑被看見了,而魔鬼當下就被淨除了。

但不要誤會了,驅魔神探所探討的故事與本文無關,只是天主教的某些文化在裡面被部分的表達出來。

在影片中,男主角對於人的生死、不幸種種,認為是上帝聽不到自己的禱告,而痛恨天主,然而劇中的老神父N次的回答說「這一切都是神的安排,就像孩子無法揣測父母,無需揣測。」

我相當喜歡這樣神父式的標準回答,是的,如果真神是你的信仰,真愛是那麼絕對,那麼即使生死也無需疑慮,就如同人們最愛的那句「存在總是會做最好的安排。」

所以,若是你是上帝真實的使徒、門徒,負起責任的揹負起原罪的種種,臣服、反思、接納,至此不再分裂天使與魔鬼,也許,哈,下一個耶穌正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