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智英現象。就是喜歡看電影

我覺得金智英的性格確實很適合附身這個主題,就像她說的,她以為她可以以成為某人的妻子或某人的母親生活,一個失去自我也放棄自我的生活方式,這的確是一個需要被咨詢的心理狀態。

東方女人總是這樣,被教導著成為某個人的煮飯婆或附屬,傳統的女性幾乎以退讓自己的美德,然而也不得不,即使不是為了成為某個人的妻子,也應該為了成為某個人的母親而退後,所以從小就有許多為此的預備的教育,好像擁有自我是一種自私,事實上也是如此的,當在一個兩人或多人世界裏總是需要這樣的一個人,演出一種退縮的狀態,但這樣的教育很明顯通常都無法成功,畢竟這個方式違反某種天性,除非剛好有某個人正好不是來為自己出生的,他是為了另一個人或某個族群。

所有人都知道,在沒有自我上面有高低兩種層次,而決定於這個層次的在於內在的核心價值的深度來決定神聖或者世俗。

在東方社會的結構,女性總是被挑選為退讓的,男性也被要求積極主動的,他們期待用這樣的方式讓男性更大的展現自我、無後顧之憂,而誠如傳統的期待,大部分女性都相當願意退後,所以台灣人稱呼自己的老婆「家後」,女人的角色事實上就像一個家的背景,讓人覺得無法缺乏都又說不出重點。而問題是,某些天性並不適合成為某個主題的背景的女人該如何求存呢?

而奇特的是:這個世界從需要背景、附屬,然而,到底為何以男女之分來選擇誰是主角或配角呢?畢竟我們現在的社會已經不是以打獵或農耕為主了,所以82年生的金智英茫然了,然後也被附身了。

是的,整個附身議題很適合她的角色,看起也許她不願意的,也許她故意忘記,然而事實上是她的無法選擇和沒有自我。

所以,如果沒有自我、不理解自我價值、為他人而生的調性被結合了,感覺上確實是讓人感覺食之無味有棄之可惜的制式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