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RA」的全部文章

關於普蓮卡蘿 PREM KARA 我常常在想,要甚麼樣的文字來形容我自己的工作,有部分的人會歸類我是傳統的女巫或薩滿,只要用一個魔法或法術就可以改變人的運氣,有的又會將我去跟一般心理諮商師去比對,認為我在做心理治療的工作,而事實上這跟我對自己的認知又不太一樣,我的工作很簡單,就是幫助你去面對和察覺你自己的生命,透過一些必要面對,人們就會一種力量去療癒自己的生命、從內在去升起智慧,用更健康成熟的模式去讓生活的種種不順心轉化。 說起來,我盡可能的不指點你任何事物,因為你的生命經驗本身就很美麗,我用一種近乎傾聽的方式來關注你,在我的工作中我幾近與你融為一體,以一種陪伴的態度來傾聽你的生命,並同時協助你在經驗一次次你內在的變化,所以說,我的工作真的很簡單、同時也很困難,在整個過程中你的一切是我所有關注的焦點,透過這樣的關注,很奇異的,你也會開是關注你自己,你會在強烈的經驗一次你自己的內在模式和概念,然後就像一個化學的演進過程一樣,再次的回到你最純粹的狀態。 所以說,我既不是個會法術的人、也不是智慧絕倫的大師,更不是一個想用任何方式改變你的人,而只是一個生命的陪伴者、一個很靠近你的朋友。 卡蘿/Kara 透過簡易的塔羅諮詢開始起步,經由本身的經驗與奧修的內在原則開始療癒之路,以自創的水晶。石頭排列、生命回溯與重建、意識循環能量閱讀的三種療癒方式,更整合為生命藍圖能量調整。為孩童時期療癒,家庭關係整合,前世今生心靈重建與心靈意識的運作統合的各個層面服務,目前自創療癒方式於2014年取得印度普納國際奧修靜心中心認同,可在奧修精神中心的印度社區給予(中文)一對一諮詢個案給予者資格,並擁有許多成功的療癒案例為基礎,持續在身心靈路上探究與學習成長。 從國二開始受到國文老師的引導,深受佛學的影響。 1994年 開始接觸奧修大師的學說 2001年 成為正式的門徒 2004年 初次接觸奧修靜心、印度普納社區和開始接觸塔羅 2005年 接受東方神祕訊息學與相關關懷服務訓練(為期兩三年) 2008年開始給予心靈諮詢個案(塔羅諮詢與靈氣治療) 2009年設立PREM KARA心靈能量工作室 www.spirit.idv.tw 2010年開始給予水晶。石頭排列個案、不定期帶領小型團體心靈活動(讀書會及奧修禪卡共修) 2012年開始給予生命回溯與重建個案與至普納國際奧修社區工作靜心與參與靜心,重返奧修普納社區工作靜心和生活,重修將靜心帶入生活的技巧,並帶領那塔拉吉(Nataraj Meditation)舞蹈靜心、OSHO DEVAVANI靜心。 2013年開始給予水晶。礦物能量解讀與其他相關靈性商品解讀 2014年開始給予意識循環能量閱讀(後與水晶。石頭排列個案結合為生命藍圖能量調整),再赴奧修 社區靜心與參與神秘玫瑰團體帶領訓練,更深內化奧修無為而為的精神概念,並接觸中國成都並給予一對一療癒個案與水晶寶石能量解讀。 2015年開始給予個人專屬圖騰設計 電話:0923 135419 LINE和微信:premkara 網址:www.spirit.idv.tw 粉絲團:www.facebook.com/GoldenFlowing

本工作室不接受免費踢館。踢館者請先行轉帳

#抱歉了
#踢館已經不能再免費了
#這不是針對某個人的收費唷!

價格如下:二選一或可複選(複選意思為/辛苦辯論所需的時數後認輸)

在我的fb留言處踢館一次贏費用:12000元

陪踢館一小時費用:5000元

這是我在官網2018/8/13公開的收費宣傳內文,請詳查唷!否則所有無聊的內容一律刪除。

我的銀行帳號是:

國泰世華銀行
銀行代號 013
帳號 225506073687

匯款後請通知我一聲
謝謝

謝謝惠顧。

#最後結論:

踢館者不願意付錢,到底……他講的這段話有什麼地方難回答的,我不懂,他愛爭辯我懶得打字,他付費不是天經地義的嗎?

而要答案或要自己喜歡的答案,就是5000元或12000元的二選一,不是嗎?

奇怪的人,不懂,不守規則只能封鎖帳號了,太吵。

 

#內容詳情

#我的官網
2018/8/13關於「踢館要收費」的網頁內容網站:

時代不同了踢館不能再免費了

 

#後續心得:

我在思索一個問題,或者很多台灣人的傳統思想當中,我們這種療癒工作者跟所謂民間的仙姑或大師是類似的人,我只能說這是一個相當可惡的想法,我認真做我的工作卻還要不斷地接受許多無聊人士的惡意挑戰,有些是通靈派、有些是修行派…..,每每沒事就要接招,到底怎麼這麼多吃飽沒事做的人。

就像剛剛,有人在我的留言處表明,內容大概是……,阿!我記不起來,總之就是掉書包吧!類似一個人的問題都在自己身上並不需要我們這種療癒師,然後還說一些好像是小學生都懂的佛經內文來挑戰我,一副就怕別人不知道他認識幾個字的樣子,有唸過小學一樣,我只能開口跟他要踢館費,想說幹嘛這麼辛苦打字做心靈知識教學,他居然還表明,不確定誰是大師?所以誰該付錢不知道?對於這麼厚臉皮跑到別人的地頭罵人又自以為大師的智障,我最後因為他沒付踢館費又不斷留言只好將他封鎖了,到底連禮貌都不懂的人就應該付費的道理都不懂,我真的沒力量跟他辯論,如果要我回答他,打這麼多的字,不是就是該付費嗎?就算他是智障界的大師我也很有資格收費啊!

說起來,我最近不是都只在FB說說疫苗問題和家常笑話而已嗎?這些人還來踢館,到底是有多無聊,他以為就是把這個佛法內文和那個禪門公案故事以一種完全不合常理的心靈科學說詞打成一小段、一小段的文字,我就會看不出來他的沒有實修的根本基礎嗎?

要答案當然要付費啊!為什麼別人要耗時跟你纏鬥辯論去破解你的謬論,知識和經驗真的那麼不值錢嗎?要因為看到你隨便東湊西湊一通、沒有主軸邏輯的神聖文字就免費教育你嗎?

真是特奇異的索取鬼。

真的可以再鬧一點,不能因為智商不足就到處索取天下人啊!

唉!

我老人家又動怒了。

 

自己玩的遊戲請自行終結吧!

昨晚寫了一篇古怪的發文,今天腦袋裏面忽然又冒出了兩個奇怪的佛教師姊,這大約是七、八年前的事情了,當時我剛把工作室從繁華的東區遷移回家,也很積極的去報名參加一個曼陀羅的繪畫課程,而這個課程不知道怎麼回事,本來只是一個很療癒的畫畫課程,後來老師忽然搞了很多儀式,還要求同學們大家圍成一圈唱誦一些印度教的咒語,因為我是個百無禁忌的自由信仰者,所以就毫不介意的跟著唱誦,卻不料在唱誦結束後,那位東南亞籍的漂亮曼陀羅老師突然很神秘的到我旁邊說了一些「鬼的事情」,並表示她近期開始服務範圍包括超渡的工作,我秉持著尊敬老師的態度默默地聽完這一些鬼話,然後就冷靜的上完兩三天的課程,因為,畢竟老師如果有看到一些鬼,那就有看到吧!她開心就好。 閱讀全文 自己玩的遊戲請自行終結吧!

頑強分子請自便。我熱愛我的工作但不執著

已經很久沒有碰到不能接的療癒個案了,但最近有某人老是愛在療癒時或私下聯絡時提及某某人,我用了很多方式明示、暗示,請某人不要在提到某某人了,因為我不能幫他閱讀那個某某人的狀態,那個某人還是神經很大條的會反覆詢問或在私下聯繫時又提及某某人,後來今天再非常正式的告知他,請他不要再提及某某人了,因為關於某人和某某人的相關內容不是我可以接受的內容,然後某人似乎終於聽懂了,也非常正式的保證他不會再跟我提及某某人了,誠意百分百。

閱讀全文 頑強分子請自便。我熱愛我的工作但不執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