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 印度普那~我的第二個家

印度是個奇特的地方,混合了我的最愛和最不愛,因為與我的心靈導師/奧修的連結,我曾數次反覆遊歷的地方,在2012年,我有將近8個月都待在印度普納,那裏吸引我的不只是奧修印度的國際靜心中心,甚至是當地許多的奇特人文,還有,在當時,當地所散發出的一股開發中城市的味道,讓我連結起童年時,台灣地區的一些單純元素,現今的普納進步的相當快速,每次回去都看見很大的不一樣,甚至是有「鏡子」之稱的奧修國際靜心中心,每次回去都可以發現巨大的不同,就像奧修所形容的河水流動一般「即使我們進入同樣的河流,但卻無法經驗到一樣的河水。」這是一個兼具進入團體生活和單獨面對自己的靜心生活園地,透過在這裡的一切,進入鏡子當中穿透與照見自我的迷霧。

關於朋友之印度外篇

01

在2012年去印度之前我常拜訪一個位於三重的小店,老闆是我過去的主管,他是個溫和且心地柔軟的人,他有個一般人無法接受的拜鬼信仰,對我而言,拜神或拜鬼都是個人自由,所以我一直不以為意,有段時間我們兩個在藏密的佛教文化公司上班,我很受到他的聰明和特殊的思想吸引,那時他是個虔誠的佛徒,對於我而言,那也不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因為朋友的意義只是兩個人深深的同在而已,他是個能言善道的人,我比他略遜一籌,他有很多貼心的行徑和細膩的思維都是我跟不上的,在他開店的那段期間,我很喜歡跟他與她的伴侶同在,雖然他們常覺得我不太一樣,不屬於拜鬼或同性戀圈子的人,也常為他們說的一些稀奇古怪的話開心或驚訝。

閱讀全文 關於朋友之印度外篇

揮別印度的小家庭。而後奧修的地方就是我第二個家

2014年三月底,我在普那社區門口碰到正要去看醫生的印度爸爸,他拉著我的手說「孩子,我從沒有一刻忘記你,媽媽在家,跟我回去吧!我去買菜,然後我們跟以前一樣生活。」我很冷靜地回答說「放開我,我們是不同的人。」印度爸爸沒有表情地看著我,我繼續說「告訴媽媽我很愛他,但我已經不愛你了,你走吧!」社區的警衛上前幾步想知道我是否被不認識的印度人騷擾,印度爸爸冷靜地牽著他的腳踏車向醫院的方向走去,沒有說任何的話,他的確是一個很好的靜心者,也是一個很棒的老紳士,後來我們就沒有再見過面。

12038099_10204835588001580_3664886334194742517_n

閱讀全文 揮別印度的小家庭。而後奧修的地方就是我第二個家

我雖為虎豹但本質喵

每次回到普那/奧修的懷抱,我就就感覺自己從一個可以獨當一面的人變成ㄧ隻柔軟的貓咪,因為這個社會不需要貓咪,所以我只好假裝是某一個人,因為這個社會很需要我像一隻勇氣十足的老虎,而很奇怪的,我的確也擁有成為老虎的潛質,我在普那,我試著成為一隻萬萬不能的貓,總是微笑後再說話,避開所有讓我展現的機會,那是一個真實的本質我,我期待可以躲在某個位置,這樣我可以永遠不長大。418617_364045097008800_1669036928_n

閱讀全文 我雖為虎豹但本質喵

GOA~我最後拜訪的印度沙灘

在這裡本該是來享受沉淪的,卻不妙做了不少的家庭作業,由於我的父親出生於南台灣的小漁村,之所以,整整的九天沙灘之旅喚醒我深度的細胞記憶,再加上對印度當地的飲食與天候適應不良,原本應當泡在海水中的我在後半段的時間裡幾乎難以移動,所幸有南普納之稱的GOA相當的熱情,在那裏我到達陌生的門徒家中一起慶祝奧修的死亡,也認識了不少狀似古魯的門徒們,和一個治好我食物過敏的巫醫,而報酬只是一個擁抱。

一個深入自己生命的人將會如何的生活,在那裏我看見許多美好的範本,他們就只單純地享受自己。

 

沒有左巴。沒有佛陀

印度當地普遍對奧俢社區有很大的誤解,以為這裡是可以肆無忌憚淫亂的地方,今天才聽朋友說,現在社區的WECOME MORNING有針對印度男人安排一個紳士對話,告訴他們社區不是可以胡搞瞎搞的地方,也在第一天的活動當中特別提醒女生拒絕非禮的或讓人感到不舒服的擁抱,並會禁止搞不清楚狀況的傢伙進入社區。這相較於一直在大陸運用奧修的名義亂搞性活動的大陸非常的不同,這倒是很有趣的現象。
非常有趣的,總是說一些互相矛盾理論的奧俢被許多人士認定提倡淫亂,特別是在中國和印度這些性壓抑嚴重的國家更是如此,這真的是非常的可憐。
難怪奧修要極力提倡靈性與物質同時富足才容易成道,我深覺贊同,在性壓抑嚴重的國度中,大部份人都弄不清楚,什麼是性?什麼是愛,因為生命的經驗太過匱乏了,以至於無從學習。
從古自今,幾乎每個人都只會從諸佛的經典中斷章取義地截取自己的慾望,人類的習性半點都沒透過歷史經驗的累積而得倒改變。是以真正是沒有左巴,也就沒有佛陀,也無怪乎,在英文中的貧窮和可憐是同義字。

我在家 。一切就緒

簡單的食物,單純的生活,隨時準備給予與愛。這似乎是許多人尋求一輩子的生活,但,在生命運行當中,我們總不免容易模糊焦點,總認為我們所想要的一切必須透過困難的方法和遙遠的路途才能完成,這似乎是這個娑婆世界所拼湊的幻象之一,單純的安住竟是如此的困難。
然而所謂的真相是什麼?也許就簡單地給予一個心的居所,然後簡單的愛,接續的即是~草木自然生長~,而生命的奧義即在那不慌張的尋求中自然成形。

現今的種種努力,靜心,工作,學習……等等,皆為不安之妄想,生命若非在即時即刻達到,那麼儘是處於幻象和抽離真實。

簡單就是愛

到普那已經一個月了,除了靜心與生活之外似乎沒有更重要的事,前兩天在社區碰上了幾個台灣人十分的開心,真詭異,如果我們在台灣也能這麼愛著彼此就好了,在印度家中我是印度爸媽的女兒,他們把我視如己出,我很開心,但印度媽媽還總是非常的客氣,爸爸就會不客氣的詢問靜心狀況和金錢花用的狀況。~兩個老人家真的很美,生活簡單,思想單純,唯一的快樂就是幫印度媽媽做幾套衣服,幫我買點好吃的和做餅乾,豆腐。

全力支持我在家靜心的老人家們讓我十分的幸福,常年靜心的爸爸常常十分專注與某些事上,跟都市中生活的我們相當不同,在他的動作舉止當中我常看到靜心的美,身為老門徒的印度媽媽,不同與其他老太太的目光銳利,總帶著微微的害羞,柔順的地生活在每一個當下,這對純樸的老人讓我偶爾單純的看著他們就覺得思想幾乎也在那個片刻寧靜和停下了。

我想,這也許就一種簡單,一種愛吧!在紛亂的普納,某種新鮮單純的生活模式正敲擊著我的內心。

 

集一切可能性的國度

方圓咫尺內,不難同時看見極其的富貴與貧窮,似乎最高貴的在印度,最低賤的也在這裡,所以說最心靈的在這裡,最物質的也在此處,絲毫不虛假的人生極悲極喜皆在此處。 [nggallery id=3]

腹地甚廣的印度是個非常有趣的國家,我們不難發現豪宅的不遠處就是貧民窟,路上隨時可見進口跑車,三輪嘟嘟車,和不時會突然出現的牛車,大象,駱駝。不同於一般國家的部份是大家都非常樂愛按喇叭,並引為樂,甚至大車會希望小車能以按喇叭的方式提醒他們的注意。當然我同時注意到十分反放鬆的民族性,讓他們的精神狀態十分的統合,不像其他工商發達的國家那麼的緊繃,他們很容易十分專注於某一個工作上,缺點是變通能力不足和緩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