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工具的比較

石頭排列算是塔羅與牌卡解讀的延伸,牌卡和石頭不同之處是,石頭較可以得到多元性運用,塔羅則較可明顯地得到明確的回答,之前我和桂綸研究了很多塔羅的關係排列,以靈活和問答的方式來解讀塔羅,一方面可以了解被解讀的人所能接受的解釋層面,一方面也透過被解讀者個人的意象來做合稱的解釋,因為超越的範圍,一般來說都會引起一些不開心情緒。

 

 

事實上,石頭、塔羅和牌卡也可做為深入覺察的工具,由我們的研究工作中,我們確實發現當個人的意念有正向的改變,外在的實象也確實就發生一些良好的改善,但在牌卡的運用上還是碰到一些問題,引起一些困住的現象,譬如:塔羅這麼大張,我要做細密的編排時,桌面就不夠大,也很難對很多的細節和關係做一些記憶。其他的障礙還有,譬如:當被解讀者是熟悉塔羅的人時,反而很容易陷入對應牌的強硬解讀,而失去一些靈活度,還有的部份會是執著於去過度做某些解讀,但好處是,我們可以馬上透過牌面的變化了解,我們是否做了有效的覺察或調整,

石頭的多元性提供較大的彈性,同一顆石頭在兩個人身上可以得到兩種不同的解釋,也就是說,解說的人和被解說的人都可以得到合適自己的解釋,所有的參與者皆可以得到相通的利益,但其限制是更多層次的解讀就沒有塔羅的好,譬如:天使卡就會給予很多正面的支持,又或是有些牌卡可以一下子就給予很強烈的圖象式理解。

而椏米之前所做的100人能量解讀實驗,大約只到五十幾人就停住了,一方面是大部份的人不太接受這樣的東西,一方面是相信能量解讀的人,反而容易在解讀時顯得太過緊張,再不然就把我當作很厲害的神婆,但~~~很可惜,他們應該顯然都很失望,碰到這樣的狀況,我都想勸他們應該去找一些有名聲且正牌的仙姑會比較好,當然也有幾個接受度高後來有回報說,他們因為這樣的解讀得到一些良好的改善,但畢竟是在少數,因為沒有任何的媒介(塔羅、牌卡)可以做傳遞,他們無法透過自己的眼睛和體驗去發現一些問題或問題的原因,所以會給人感覺很空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