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錯誤的生命原質力量。只有需要重新辨識的觀點

好久沒有寫個案分享了,最近接到一個情緒幾近一直在破裂邊緣的女生的療癒個案,經過她的同意書寫關於她的故事,這個年輕女生在一個大型的教育單位工作,受到少子化的影響,要在教育單位有一席之地是相當困難的事情,而遵循父母期待,個性爽直的女生要待在一個嚴肅的單位工作其實稍微違背本性的,還好跟孩子們的相處給了她不少的快樂。

而面對上司、同事的相處,充滿正義感的年輕女生總忍不住的常常冒出頭來做一些強出頭的事情,永遠樂觀正向的女生面對台灣職場上的運作原理卻是不明究竟的,總認為自己只要凡事站在事理上就可以了,但有時候,在人際關係的協調上面,卻無法只按照某種表面的唯善道德運作,所以這個年輕女生在職場沖犯了許多的上司與同事,甚至經常接受她諮詢的曖昧對象都因意見不合,而變成一種不再相互關心的關係。

當他出現在我工作室時已經是她人生不知道該如何接續運轉的時候,面對與教育單位的工作合約即將到期和父母的期待,是否該繼續往教育界發展,還要應付各種的相關的面試與考試,才30幾歲就把自己搞得相當的疲憊,當她開口告訴我,她的難處時,我請她過來接受心靈療癒,在第一次個案中忽然發現,原來她有一種稀少的症狀,當她面對壓力和緊張時,她反而會失常的眼神飄來飄去、顧左右而言他或有時會突然瞪大眼睛看著人,而這樣的狀況大約也對於她在面對上司、同事或各項衝突時會造成誤解,被當作一個性格頑劣的對象來處置。

認真地跟她討論這個狀態是否應告知職場同事與上司,避免在職場上其他人對她有錯誤的解讀,再接受後續的醫學鑑定或心靈式深層閱讀,這個女生相當無力的表示,在教育單位工作,萬一被判定類似有自閉或躁鬱的症狀,對於一個教師老師來說並不是一個會因此被支持的發生,除非少數被當成勵志故事的人,所以並不適合被單位知道自己的狀況。

接下來繼續理解她在職場的種種人際衝突,發現部分衝突來自她的祖先遺留下的憤怒情結,她的家族傳承當中有著一種充滿正義感、喜歡助人,卻不擅長與人交流和取得他人認可的情結傳承,問起來,原來曾經有祖先因為被人誤解而抑鬱而終的往事,後來家中的每個人幾乎在人際關係上面都有著發生細節不同,但雷同的人際關係衝突,我在第一次的療癒中協助她去理解和告別祖上出,終結這股情緒傳承的能量。

然而家族議題的傳承除了傳承能量的解除外,整個原生家庭有著同樣的原質力量,他們有著喜好助人、與人為善的信念,總把其他人的種種發生放在心上,當作自己的事情一樣的協助,也相信著人性本善,每當有不公不義的事情就很願意為人喉舌,這樣的良好傳承放在自己的職場上、社會上,有時就避免不了與人衝突和變成人際關係中的某種焦點人物,所以,家中父親、母親、兄長的內心都有著同樣被人排擠或不接受的發生,這樣的情況有時無法只以化解當事人的動力就解除其狀態,需要提供她更多新的觀點,讓她去重整新的觀點,才可能更多的去協助她走出擺脫這個舊的模式,去迎向新的人際關係和職場生涯。

當然,在這接續的療癒過程中,她也曾經問我,我是否該轉換職場或跑道了,其實,我對於她換不換工作這個問題沒有太大的意見,因為這是關於個人天賦和個人意願的問題,重要的是如何重建平衡職場的人際關係,才是主要的功課,甚至如何將更多的力量放在重建自己與自己的關係上面,這都需要更多的努力,因為某程度上她還沒有學會保護自己,不會把自己的需求放在第一位,輕易的在他人任意的評價上歡喜憂傷或拼命使命必達,成為人際關係上的弱勢。

自然,關於這個年輕女生的故事還在進行中,他有許美好還必須發生,尚有許多功課待需努力,還有許多的問題還在整合:包括她想要修復的職場人際關係,還有許多她摯愛的人們是否可以重新修好,人生的故事有時候不是幾場心靈療癒就可劃上完美句點的連續劇,雖然我會繼續的協助她釋放情緒和將自己的主權拿回來,但更多去完美自己的生命,有時候就真的是關於一個故事的主人翁毅力與決心,但因為她是個相當充滿熱情的女生,所以我知道她目前的狀況隨然還未完全修復,但繼續地走向美好的生命道途和她的理想人生,我相信只是時間的問題,就是需要也能將她祖上那股對人永不放棄的勇氣與愛,正用在自己的身上,因為從沒有錯誤的生命原質力量,只有需要重新辨識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