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本我+訪石頭彩繪藝術家娟婷老師影片

榮格似乎在幻象、幻想、藝術、蔓陀羅的各個領域當中試圖去找到自己。

而誠如奧修所言,所有的創作都是通靈的,從第一筆到最後一筆,都是由上天的意志的顯化。

當一個創作真情流露之時,掌握整體的即是真我、大我,無論是書寫、繪畫、音樂、舞蹈……,我們皆為整體的媒介而已,從來都是只有做者,而不適企圖控制的人。

藝術對於深層的靈性不僅僅是有很好的抒發作用,無論是經由色彩、形狀、聲音、文字……,那些我們看似我們自由意志所創建的一切,都是深層潛意識的流轉所相互成就的,所有的形象、幻想、想像都脫不開集體意識的交互作用,每一個創作的成形就像某個訊息角落的優雅釋放。

從古至今的許多尚未被完整解套的訊息、情感、意識…,通過藝術的表達,皆可良好的被安然釋放和被臣服接納。

所以說,榮格在藝術、幻象…當中不經意地揭露出本我的樣貌,更在這個多層次、多元的現代社會當中,經由這樣多層次的安排,我們的先祖的情懷、集體意識、個人的深層意識、情感流動,甚至從古至今的許多尚未被完整解套的訊息、情感、意識…,通過藝術的表達和呈現,皆可良好的被安然釋放和被臣服接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