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玩的遊戲請自行終結吧!

昨晚寫了一篇古怪的發文,今天腦袋裏面忽然又冒出了兩個奇怪的佛教師姊,這大約是七、八年前的事情了,當時我剛把工作室從繁華的東區遷移回家,也很積極的去報名參加一個曼陀羅的繪畫課程,而這個課程不知道怎麼回事,本來只是一個很療癒的畫畫課程,後來老師忽然搞了很多儀式,還要求同學們大家圍成一圈唱誦一些印度教的咒語,因為我是個百無禁忌的自由信仰者,所以就毫不介意的跟著唱誦,卻不料在唱誦結束後,那位東南亞籍的漂亮曼陀羅老師突然很神秘的到我旁邊說了一些「鬼的事情」,並表示她近期開始服務範圍包括超渡的工作,我秉持著尊敬老師的態度默默地聽完這一些鬼話,然後就冷靜的上完兩三天的課程,因為,畢竟老師如果有看到一些鬼,那就有看到吧!她開心就好。

但巧的是:課程結束的隔日,我忽然接到兩個熟識的佛教師姊電話,其中一位表示,在我參加畫曼陀羅的期間,她在靜坐時忽然一直看到我的影像,認為我所參加的曼陀羅課程有一些異狀,希望可以跟我約當日的晚上九點碰面,我很乾脆的一口答應了。

到了夜間兩位佛教師姊就準時地自動出現,她們很客氣又尷尬地說了一些覺得我是一個很厲害的心靈工作者的話,把我捧得高高的之後就開始表示她們必須開始幫我除靈了,然後,當他們開始預備超渡之類的事情時,忽然整個工作室就聚集了許多奇怪的東西,整個數量引起兩個佛教師姊花顏失色,我非常冷靜的請他們鎮定下來無效後,她們在我的工作室找到幾個他們戴上之後感覺可以比較鎮定情緒的水晶,然後表示請我先借他們使用水晶,他們非常需要那些水晶,然後隔日會取錢付款並告訴我,因為當時的時間已經是午夜了,她們沒有膽子開車回家,要求我收留她們一晚,並將我的曼陀羅作品交給他們處理,等到天一亮,她們就會連同我當時課程所完成的曼陀羅帶到新莊的地藏廟處理,我也很乾脆的答應了。

詭異的是:我和兩位看起來嚇的快死的師姊一直堅守到清晨五點左右,其中一個就表示他們可以離開了,就在我的帶領下帶著我的畫作離開我家,然後我就非常疲倦地去睡覺了,因為我感覺那些她們想要除靈的對象就是跟著她們一起來,然後又跟著她們一起離開的,真心感覺實在不關我的事情。

大約下午,我接到其中一位師姊打電話來回報,她在前往地藏廟的路上整個如何的陰風慘慘、鬼影幢幢,我邊打著哈欠邊聽著,然後那位師姊就表示我真的是一個很了不起的人,完全沒有受到這一波襲擊的影響,我整個有點不知道如何回答,只隨意的回答一下就掛上電話繼續睡覺。

之後隔天,忽然又收到那兩位奇異的超渡界的佛教師姊的訊息,指稱我涉及用奇特的手法,在一個鬼影幢幢的晚上將水晶賣給她們,由於她們不能中計,所以必須將使用過的水晶退貨,並表示非常喜歡我這個人,希望可以繼續結交做一輩子的好朋友,我聽完她們說了這些顛顛倒倒的話,實在不清楚在發什麼瘋,這兩位師姊該不會是玩超渡的遊戲玩過頭了,就腦筋壞了,於是就直接把她們一起轟走了。

然後這件事情就這樣放置了幾年,有一天我忽然接到這兩位佛教師姊的指導師父給我電話,是一位從中台禪寺出家後來自己出來獨立的尼姑約我碰面,這位師父跟我談了一些她需要我協助的事情,話題順便帶到她的這兩個徒弟跟我的這段陳年往事,但她相當狐疑,因為她發現我的狀況很好,沒有任何異狀,於是就說「當年某某某去你家說有一大堆鬼的事情是怎麼了?一般來說某某某只要說有鬼,大概八成就是有鬼耶!」

我相當鎮定地回覆師父的問話說「是啊!師父,你說的一點也沒錯,當時某某某來到我家之後,我家也忽然整個就慢慢地擠了滿滿滿的鬼了,後來她離開時那些鬼就也跟著她一起離開了,然後我就去睡覺了,所以?師父,您說句公道話,是她有一群鬼跟著她還是我家有鬼呢?」

師父整個錯愕的說不出話來,然後這件事就這樣不了了之了。

唉!頭大,這些愛超渡的師姊們身邊有一大堆鬼不是很正常嗎?我這裡又沒有糖果,鬼跟著我幹什麼??我平常又不隨意惹事。

總之,所以,說起來,這就是一件很奇怪的陳年舊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