頑強分子請自便。我熱愛我的工作但不執著

已經很久沒有碰到不能接的療癒個案了,但最近有某人老是愛在療癒時或私下聯絡時提及某某人,我用了很多方式明示、暗示,請某人不要在提到某某人了,因為我不能幫他閱讀那個某某人的狀態,那個某人還是神經很大條的會反覆詢問或在私下聯繫時又提及某某人,後來今天再非常正式的告知他,請他不要再提及某某人了,因為關於某人和某某人的相關內容不是我可以接受的內容,然後某人似乎終於聽懂了,也非常正式的保證他不會再跟我提及某某人了,誠意百分百。

說起來,在我心靈學習的過程總是不乏許多越界然後被修理的狀況,我總是不明白為什麼有時候明明是一群同學一起幹的事情,總還是我被修理,所以,我到底做了什麼呢?其實就是做了跟其他人一樣的事情。

記得十多年前參加一個靈性課程,那是主要的帶領同學忽然想要改變上課地點到一個郊外的山上,當時完全沒有多想的我忽然在前往的路上就被修理了,而主要帶領的同學一點事情都沒有,一到目的地,大家就如常的進行著,並一群人都去洗溫泉了,只剩下我一個人整個忽然虛脫的趴在桌子上起不來,半夢半醒之間,似乎有山上的駐地精靈化為人形在我的旁邊責備我,不應該突然帶著一股不一樣的課程力量上山,干擾了整個山林的靈性運行,要我注意下次不可再犯就忽然清醒過來了。

受到了這個奇怪的警示之後起來,還被同學們輪流揶揄說「真愛裝模作樣。」

阿!誰會忽然想到這招啊!雖然我沒有說出在半夢半醒間發生的內容,同學們用那種我有精神病的眼光和態度,至今記憶猶存,因為這個被修理還包括同學們的修理,真令人為難至極。

說起來,我的某段靈性學習過程真是一個黑暗的過去,但也慢慢透過這些經驗逐漸摸清楚了某些界限,就是幸好還沒真的被大修理過,只能說無比的感恩,約莫是所謂的「不知者無罪」的概念吧!

前兩三年最後一次碰到的時候是一個自稱同行的人,從FB直接來電說要來療癒,而且有些問題想要請教我,我一口就拒絕她過來療癒,只答應約在一個人多的地方回答問題,對方卻相當堅持要直接到我的工作室接受療癒,我最後只好直接問她「那你身邊的那些該怎麼辦呢?我的小工作室無法容納唷!」

然後那個自稱的同行才自己承認的說「阿?!你怎麼會知道呢?」(不是吧!自己因為學習不夠而惡搞的事情居然想整串倒給我,真可怕!現在回想起來還是心驚驚,畢竟聽那個人自己的描述已經是婚姻、事業、家庭都差不多垮台了,這樣隨意就要丟進來…是怎樣…)

最可怕的,是有次有個奇特的塔羅師,她每次占卜的時候都主動會幫別人消業力,居然有次到我的工作室,忽然發現她趁我不在座位時,在發功要把那些業力甩在我的工作室,我靜靜地旁邊看了她一陣子,發現她很緊張地什麼也甩不出來,然後還說什麼清理那些負能量是我的事情,我該做的,我就是什麼靈性的清道夫之類,然而,這些事情又不是我惹的,我也不是那種會打腫臉充胖子,弄死自己的人,哈哈,所以我就不理會的把她趕走了,自己敢做的事情就要敢自己承擔,幹嘛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和做一些不負責任事。

阿!?拜託!我真的只是一個小小的心靈工作者而已,做的部分是跟心識轉化及情緒療癒相關的範圍,凡是超出這個界限的,還請自行前往其他適當的地方,總不能是牙齒痛要求小兒科醫生治療吧!

真是頭大……

當然,我很清楚某人絕對不是故意的,我不打算特別去理解某人常提到某某人的問題我為什麼不能接受,因為如果刻意去閱讀原因,事實上也是某程度的越界,當然另一個原因是:我感覺我的內在也完全不想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因為我覺得那些真的不關我的事情。

唉……真的、真的….,已經幾百年沒發生的問題忽然又冒出來,這算是什麼形式的複習呢?頭大…..,總之,不同科別的問題請自行避開囉!如果當事人不清楚,也煩請清楚的存有們給予相關協助,我真的不想又再忽然被噹了唷!

說起來,我其實並不是一個這麼熱血、會什麼都不顧一切扛起來的人,許多的人業力之所以會這麼大,這是一種必須的教育過程,有些人可以透過學習和療癒去成長,而有些人的心性較為頑強,只能去透過衝撞自己的生命才能相通的,一切的發生都是有意義的學習,存在不做無意義的事的。

而在下凡人我,確實一心只想好好做個平凡的人,好好地生活,請十方世界應我所願,也真誠感謝所有存有的真誠協助,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