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細胞記憶。它不是屬於個體的

最近因為疫苗聽說可以創造細胞記憶所以可以幫助人體反擊病毒,但很好玩的是:有些報導居然說化學藥劑所模擬的防護力比直接染疫者的保護力高,這真是難以想像,後來病毒長得不一樣了,還是認為疫苗所產生的記憶是有用的,老實說,這些內容我實在有聽沒有懂,所以只能不予置評了。

但關於記憶這件事情在心靈上的運用其實是跟所謂的打疫苗的是不太一樣的,這件事上最簡單的部分就是從我家的蚊子對電蚊拍的反應就知道了。

說起來現在我家的蚊子沒幾隻,有時候會忽然清空,一隻也沒有,所以我排除了我家蚊子會聊天這個情況,但厲害的事,每次蚊子飛來飛去時,我只要把電蚊拍放在我旁邊,我家就忽然沒蚊子了。

 

所以,其實有幾種可能性,記憶其實不是一種單獨的東西,一個人應該不需要在身上打一個印記才會知道,很可能在蚊子死掉的時候就直接把記憶丟給他還在運化中的後代了。

 

這個情況在心靈療癒當中我們可以從一些家族的療癒當中會發現,家族的意識和印記都會透過一種神秘的方式被記錄在子孫的靈性記憶庫當中,而療癒師則透過自己的方式去提取這些記憶資訊來完成心靈整合的工作。

 

這些提取記憶體的方式,我們有很多方式來描述,古老一點的就叫做翻天書、而我喜歡說是能量閱讀,當然還有很多的說法和名詞,所以真正的記憶事實上明明是藏在虛空藏當中的,不是在人體中的呀。

 

在佛學當中,前世記憶是藏在所謂的阿賴耶識當中,也是需要人的第七識:執我,去提取記憶,如果一個人不執我,那麼,那些記憶不就也只是一個訊息體而已了。

 

但,一般人會不會互相交流記憶呢?我想是有的,比較著名的心理學家榮格也記錄了不少相關的神秘事件,包括他曾經去某地遊覽,然後欣賞了某個精彩的壁畫後回家才發現那個地方事實上沒壁畫,而同個地點在古代是有壁畫的,當時跟榮格一起遊覽的朋友也一直無法相信,自己原來當時是跟榮格欣賞的是古代的壁畫。

 

而,現今身心靈團體還很愛說的一個名詞「共時性」,這些到底是怎麼產生的呢?難道不就是一股相同的能量震頻讓人們產生了同一個做為、思想和言論嗎?而因應個體之不同解釋名詞有所差異,也因此,思想、記憶、覺受,往往不是可以一種單一的印痕來詮釋,比較類似受到佛家所論述的第七識:執我所影響。

 

而著名的幸島百隻猴子實驗,一個猴子學會了某事,其他猴子自然就會了,所以說:在這個必須每個人都要打幾針,然後身體還是不一定或者可能有記憶的醫學事件上面,我完全不懂整個原理是什麼?這聽起來很不可思議耶!

 

其他相關資料網頁

1. 百隻猴子的實驗貼

http://show.health999.net/word/word_043.htm

2. 南非只有三成的人打疫苗,但有八成的人有抗體,有趣吧。

https://hk.finance.yahoo.com/news/%E5%8D%97%E9%9D%9E%E5%85%AB%E6%88%90%E4%BA%BA%E5%8F%A3%E6%88%96%E8%A8%B1%E5%B7%B2%E6%84%9F%E6%9F%93%E6%96%B0%E5%86%A0%E7%97%85%E6%AF%92-%E6%8E%A5%E8%BF%91%E6%89%80%E8%AC%82%E7%9A%84%E7%BE%A4%E9%AB%94%E5%85%8D%E7%96%AB%E6%B0%B4%E5%B9%B3-2005287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