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異的超度議題。超度自己才是真本事

今天繼續書寫一些奇怪的見聞,話說我2013年時因為工作合作的關係,合作夥伴介紹我去參加一個心靈類的繪畫課程,活動是三天,內容很好,我挺喜歡的,帶課的是一個東南亞來的美女老師,畫到第三天時,她忽然很神秘的叫我到課堂外問我說「Kara,你有拿掉過小孩嗎?你身上有嬰靈耶!」

呃…,我一聽有點愣住了,說「沒有耶!奇怪,你看錯了吧!」

然後我跟美女老師就很尷尬的有點聊不下去,她堅持我身上有沒被生下的小靈魂圍繞,我想來想去實在不懂,所以就幫老師找臺階下的說「可能我年輕時曾經很想有個小孩吸引來的吧!?」

老師聽了以後就認為有可能,就溫馨的交代我要去處理一下,我跟老師說好了之後,就自己做了一點相關的功課就遺忘了這件事情了。

後來半年多後,老師又來台灣開課了,主辦人前來邀約且以優惠學費加可以在哪裡辦水晶小活動來吸引我,我事實上也蠻喜歡那個畫畫課程的,所以就放下工作再去參加一次,但與上次不同的是:也不知道為什麼?美女老師在課程增加了很多印度教咒語的唱誦和一些超度的觀念,完全與畫畫課程無關的活動,我當時並沒有太介意這些宗教活動,就是聽聽和一起玩,感覺也蠻有趣的,但奇怪的是:我當時的那幅畫就是越畫越奇怪了,完全沒有上一次一樣的充滿能量,而是一種越畫越混沌不明的感覺。

畫到第二天時,老師走到我旁邊看畫和指導,她看了畫作後,臉色發青的跟我說「你的畫好可怕唷!沒想到你的心靈這麼晦暗。」

聽老師這麼一說,我自己也認真看了一下,覺得的確怎麼會畫成一幅這麼奇怪的樣子,但當下自己覺得,如果透過畫作可以釋放出內心未知的黑暗面也是很不錯的,也同時看看教室周圍,該怎麼說,這個教室的能量場也會相對沉重和看上去有一層薄薄的霧氣,讓我有點感到昏沉,然後老師繼續加強了一些宗教儀式和咒語唱誦,看著我的時候臉色也是相當的奇怪,說話也變得不太客氣。

參加完三天的畫畫課程其實非常的累,我一心只想拿著自己的畫作回家睡覺,因為那個教室和那個畫都讓我感覺很疲倦,整個累的比較像是去參加了三天的運動會。

但沒想到一下課就接到一個平常很喜歡到處超度的佛教徒打電話給我,她說她必須趕快來找我,我想了一下就跟她約了隔天,但因為她工作的關係,她約了隔天晚上九點左右過來,來的時候還帶了自己的工作夥伴,也是一個我很熟的佛教徒。

我請他們到我的工作室坐一下,但事情很奇怪,當這兩個平常很愛做超度的佛教徒她們一進我的工作室後,從我的那幅畫作冒出了很多、很多奇怪的無形力量,然後我的小工作室瞬間就被塞爆了,而我很需要強調的一點是:在她們兩人出現之前,我還自己在工作室裡清理水晶和整理資料很久,並將新的畫掛在牆上,什麼事情也沒發生。

這個奇異的變化把那兩個佛教徒嚇死了,因為他們也感覺的到,而我因為是個常遇到怪事的人,所以只是感到這件事情好像變複雜了,應該很麻煩,對於那個來找我的佛教徒的驚嚇也只能盡量安撫,然後她們整個嚇到不敢當晚回家,說是需要跟我一起待到隔日清晨才敢開車回去,我其實不喜歡熬夜,但因事出突然就只能按照她們的希望。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整個情況會變成這樣,但似乎用什麼方法都無法整頓工作室的力量,然後眼前又有兩個快嚇死的朋友,為了安撫他們,我只好開始跟她們聊水晶,轉移她們的注意力,因為如果她們如果再繼續這麼害怕,我的工作室能量會被弄歪的,人的意念才是最大的問題,後來她們兩個自己各挑了兩條水晶,說戴了就感覺比較好,想要買,要我告訴她們那些水晶對她們的意義是什麼。

當然,朋友願意來我的工作室消費我自然是開心的,一方面也代表了他們對我的認可,我們談好了之後,其中一位整個晚上都抱著一大盤我剛清理好的水晶,說這樣她比較不害怕,我就讓她繼續抱著一邊跟她們聊天,降低她們的恐懼,也消磨時間。

接下來說自己一定得來找我的佛教徒說,她是差不多在我的畫畫課結束時間,忽然從第三眼看到我的人影,她的直覺告訴他必須來找我,因為我發生事情了,她同時也認為整個問題來自於我這三天畫畫課程所畫的那幅奇怪畫作,要求我讓她帶去新莊的地藏庵焚化、超渡,我聽了之後便很乾脆的直接割下三天認真完成的畫作給她,請她按照自己認為對的方式處理,因為畫作只是畫作而已,喜歡再畫一幅就好。

好不容易熬到了清晨,兩個佛教徒看到陽光已經稍微露臉了就跟我告別,那我跟我相約的佛教徒就帶了她要的水晶和我的畫作,自行前往地藏庵辦事,而我送他們下樓後就累到不行去睡覺了。

大概睡了一兩個小時,又接到那位送畫的佛教徒打電話給我,說是在送畫的路上發生了很多奇異又驚險萬分的事情,我實在很累,沒有心力細細傾聽,然後又繼續睡覺,等醒來後整理恢復一下工作室和水晶後,又接到那個佛教徒的電話了。

那個佛教徒打電話來指稱我涉及使用奇異的手法讓她們買下我的水晶,所以她們倆人各自挑選的兩條水晶,總共是四條必須馬上退貨。

我聽了相當生氣,我才不知道她們到底怎麼回事,要我陪她們熬夜一個晚上,安撫她們的恐懼,並使用了我的水晶後說我用了什麼奇怪的詭計,讓她們購入水晶,拜託,這當中最貴的應該是我割下的那幅畫作吧!不要說我畫時付出的心力,那可也是一個不便宜的課程耶,我幹嘛割下自己的畫作換賣她們水晶,這是計算能力有問題嗎?還是有腦洞嗎?

我被這樣指稱,當下相當生氣,請他們馬上送回水晶,以後千萬不要再上門找我,我沒辦法承擔她們的無法自我負責。

然後當日晚上,那個跟我相約的佛教徒馬上送水晶來了,說是雖然不想買水晶也想跟以前一樣繼續當好朋友,我當場一直叫她快滾,當著社區警衛的面前叫她以後都不準再來了。

後來她説了類似「因為我們是很普通的人,你好像都不害怕,整個情況很奇怪,然後在你工作室時似乎很安全,但她我一路開車的路上整個情況相當可怕,我真的覺得不對勁,但我想繼續當你的朋友。」

然後我在盛怒之下就直接把她趕走了。

然後這件事情大約過了幾年,那個佛教徒的佛教出家師父有事前來找我,跟師父聊天時說起這件事情,師父表示「那個佛教徒跟我很久了,她說有事其實就真的有事你不相信嗎?」

我回答師父說「是啊!她來的時候確實有事我不能否認,但我的工作室她來之前沒事,她離開之後也沒事,所以您評斷一下,這件事情到底是她的事還是我的事情,然後她嚇的要死,我不害怕,我就是知道我沒做什麼呀,不會有什麼事的,所以這件事要怎麼算呢?應該要請師父詳細看看她到底怎麼了吧!」

然後她的師父聽完整個就說不出話來了,這件事就算是完整的結束了。

唉,真是,這也算是一件莫名奇妙惹禍上身的怪事,整個大概是來幫做朋友關係的收納整理和分門別類的吧!真是讓人相當頭大的宗教徒們,又愛做一些事,又心不甘、情不願,無法負責,這誰能夠繼續理會她們呢?

總之,術有專攻,著迷法會、超度一事的人,一般也應須由具德上師主持和天龍護法聖者眾等護佑,光有好心、好意,沒有正確的思維和具足福德資糧,終究是害人害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