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諸天的美麗就從九天玄女開始聊/Part1

好像,九天玄女因為搞笑影片越來越紅了,一般來說,台灣好像很少人在拜祭九天玄女,我大約20年前也對祂一知半解,後來剛好學習活動遇到了一些信仰九天玄女的信徒,所以特別去查了一下九天玄女的資料,然後接下來,繼續保持對九天玄女的一知半解,因為,有時候認識一個人最好就是從出生開始,譬如說:爸爸,他其實可能是一個你沒有深聊過的對象,但常常,他就是一個熟人;而我們可能因為對金錢的崇拜去看了許多巴菲特的傳記或研究他的思想,但最後他還是某個很遙遠的人。
根據資料:九天玄女是一尊人面鳥,而在古代祂是黃帝的老師,是一位戰神,而玄色在古代是黑色含有紅色的元素的意思,這很有意思的就聯想到了藏密佛教的一位醫藥之神、戰神:大黑天瑪哈嘎拉(महाकाल),剛好也有黑色的象徵意義,祂在印度教就是婆羅門教的濕婆神,也是藏密佛教的重要護法之一,又稱毗盧遮那佛(或稱為大日如來),祂的形象剛好也是黑色裡面有紅色的。
九天玄女
九天玄女/人面鳥
所以統合起來遠古戰神的形象在東方是中國的九天玄女、西藏佛教的大黑天和印度教的濕婆神,不知道在西方的古文明裡面有什麼也能夠雷同呼應的神仙。
但事實上這三尊神佛我其實看來看去就還是的一知半解的,不過,記得我單獨抵達尼泊爾波卡拉的費瓦湖時,當時被一個忘了在中國轉機需要辦台胞證的朋友,因為飛不過來放了鴿子,並在附近住了兩週後時,我才開始對於濕婆神的形象有一點點認識。那時正是尼泊爾的雨季之後,有東方瑞士之稱的費瓦湖上常常飄散著一股濃濃的霧氣和潮濕。
大黑天
大黑天/瑪哈嘎拉
一般來說,那個時節濕度高又氣悶,也無法順利欣賞傳說中的湖光山色,但我還是每天早上下午都會在費瓦湖附近出沒,說真的,尼泊爾那個地方我大概不會再去了,可能是天氣的關係,我沒有特別感受到許多來旅遊的人所說的神聖感,反而更多在附近的古蹟上發覺到渾厚的尼泊爾人原始宗教氣息,說起來尼泊爾並不是一個資訊發達或充斥至高法義的靈性國家,卻到處充滿了被喜瑪拉雅山的神聖吸引過來的想修行的人,而每個修行人的認知與執著點不同,所以整個小鎮形成了一個特殊的複雜能量場。
濕婆神
濕婆神
但,很奇妙的在兩周中我還是碰觸到了一些關於自己出生前的投生計畫與原生家庭的訊息,為開箱這個禮物,我當時直接從普那奧修中心直接飛到尼泊爾,那時存在大概知道,當我快要結束那段普那的階段性旅程時,也正是我跟原生家庭對立最深的時刻。
當時雖然我從沒在奧修中心跟門徒們提過什麼家裡的事情,但許多的門徒都不約而同的建議我離開家自己單獨生活,才算是真正的長大,也才能斷除一些原生家庭帶來的種種習氣,他們都直覺我的內在還有太多晦暗不明之處是來自家庭的,特別是一個歐洲的家排師在做了我的個案後,強烈的建議我不應該繼續住在家中,但莫名的一個來自喜瑪拉雅山的召喚就直接不遠千里的將我呼喚了過去。
當時每日下午在費瓦湖附近遊走,一面想著回台灣後該如何計畫新的生活方式和當時家中的種種發生該如何應對,忽然,某個從上空出現的憤怒的怒吼聲音說「告訴我,你到底跟他們有什麼不一樣。」
是的,我跟我當時所對立的原生家庭在某些點上糾結、對立,那即代表著我那些年的學習並沒有半點提升與穿透,所以才會有可以爭執、執著的點,如果層次不同,照理來說應該是可直接分離清楚的,所以某程度來說,我確實是跟他們一模一樣,我並沒有因為我學習有所不同,而表面形式上的離開原生家庭的家,事實上並不會帶來真正的議題消失。
每天走在天氣不穩定的費瓦湖邊的路上,悶悶的天氣讓我快炸鍋了,一面聽著每天下午從天空來的不同質詢聲音,讓我氣的想吵架,所幸,每次聽完還是直接傻呼呼的去附近的教室學畫唐卡了,但說起來,雖然運用兩隻鉛筆加一條線畫大圈圈這件事,我實在直到整個課程快結束都辦法畫的完美,但也因為是如此的困難,才能順利打破我當時因直接劈開我的盲點的怒吼聲,所引起的鑽牛角尖與氣憤。是的,最需要全神關注還是做不好的折磨,有時是切割開內心的鑽牛角尖的利刃,每個專注的做畫又馬上面臨畫圈失敗的當下,是最強烈的斷滅思想的靜心儀式。
每個在尼泊爾旅行的氣候不適感、想吃台灣小吃和真的很想每天找人大說特說中文的痛苦,也如同唐卡課程一樣讓我倍感艱辛。
不過,我還是喜歡費瓦湖上天氣驟變的時候,一下子狂風、一下子暴雨,每個短暫的小颱風都像是隨時要馬上摧毀週邊的一切事物,但總在半小時到一個小時之後,一股清新空氣飄散著讓人幾乎忘卻了那裡只是一個繁雜、潮濕的登山小鎮,這個天氣的變化大概就是濕婆神的最佳代言吧!
到現在有些當時的某些情景我有點忘了,但我還是覺得那句:「告訴我,你到底跟他們有什麼不一樣。」這個句子還是很受用。
對啊!摸來摸去,摸了這麼久的學習,偶爾幻想飛上天時,還是會隨時會被這句話打回人形,居然還是半點也沒什麼長進,像個追著胡蘿蔔繞圈圈的驢子,糾結、纏繞在跟所有人一樣的盲點上,繞著、纏著、糾結不放。
那時每日幾句的斥責聲音說起來聽了就想大吵架,而至今也無法真正確認那奇異像是上空傳來的聲音是誰?但,我猜,就是某個存在的幻象或大神吧!而當時,當地人告訴我,那裡剛好也正是濕婆神的聖地,所以,就或者就好好相信,那個每天下午孜孜不倦在用力斥資我:「學習身心靈這麼長的時間還是沒半點長進和要我去理解為何投生在這個原生家庭的起源,並要求我去感謝,這個我出生前等待很久的出生機會」的聲響,正是祂的聲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