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愛情?是業力?

這兩週的療癒工作很少,事實上,我的工作量本來就不多,也不擅長商業化的經營,也不喜歡戴著面具做個假裝的大師,最後就是放任不管的讓上天安排。噗哧…..,還是說不定,也許等待哪天真的成氣候了,再像那些厲害的療癒師一樣,當個真大師。

 

話題再拉回來,這兩週的療癒工作集中在愛情議題上面,這件事不禁讓我重新審視愛情議題與業力議題的重疊部分。

從來,愛情的美好化學作用與神經質都是廣被社會接受的,當一個人為愛執著之時都是會被認同的,好像,所有只要關於愛情的不得不與奇異現象都會被認為是愛情的正常範疇。

 

但或者說,我注意到這個問題並不集中在這兩週,在之前,有些愛情議題的過度牽制、幾乎狂熱到發燙的療癒當中,總會夾雜著或多或少外訊息議題,但要拆除這部分的工作必定會卡在當事人的意願問題,因為這個問題有點像是為愛癲狂似乎是某種正常的,所以這當中最難的部分是讓當事人明白,某些愛情的畫面或劇情已經逾越了他個人的意志範圍了。

 

很巧的,剛剛剛好看到兩篇文章,一個在討論「亞洲的地獄與幽魂」殭屍展和「咒」這部電影對於一般人的意識會有一定作用的影響,我看了以後相當的認同,因為這個宇宙雖說是現實的、具體的,但集體意識與人的意念對於整個虛空有著一定的召喚與創造力,所以,無論是被灌注了集體意識的形象、圖騰對人的意念有一定的催化反應,甚至是像愛情這種需得保持時時反覆斟酌、思念的意念,最易催動一些莫名的力量,也因應個人內在的某些深層部分被觸動,而產生特殊的情況。

 

愛情很美麗,像是上天的禮物也形似蜜糖,而如此動人最令人難以出離,不像可怕上述的展覽或電影,一看即知,是妖魔鬼怪讓人知道只要有特殊情況即該走避,偶爾,或者時常,到底是目前是愛情在發酵或業力在驅動,確實是兩兩難分、難明。

 

總之,深陷愛情、享受愛情,也要不忘,隨時保持覺知,「我」的個人行為或方式是否在正常的範疇,抑或是,我只是個深陷於某處愛情中的霹靂火當中,隨時只想為對方燃燒小宇宙,卻不知,這一切是否讓對方和自己真正的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