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奧修

揮別印度的小家庭。而後奧修的地方就是我第二個家

2014年三月底,我在普那社區門口碰到正要去看醫生的印度爸爸,他拉著我的手說「孩子,我從沒有一刻忘記你,媽媽在家,跟我回去吧!我去買菜,然後我們跟以前一樣生活。」我很冷靜地回答說「放開我,我們是不同的人。」印度爸爸沒有表情地看著我,我繼續說「告訴媽媽我很愛他,但我已經不愛你了,你走吧!」社區的警衛上前幾步想知道我是否被不認識的印度人騷擾,印度爸爸冷靜地牽著他的腳踏車向醫院的方向走去,沒有說任何的話,他的確是一個很好的靜心者,也是一個很棒的老紳士,後來我們就沒有再見過面。

12038099_10204835588001580_3664886334194742517_n

閱讀全文 揮別印度的小家庭。而後奧修的地方就是我第二個家

沒有左巴。沒有佛陀

印度當地普遍對奧俢社區有很大的誤解,以為這裡是可以肆無忌憚淫亂的地方,今天才聽朋友說,現在社區的WECOME MORNING有針對印度男人安排一個紳士對話,告訴他們社區不是可以胡搞瞎搞的地方,也在第一天的活動當中特別提醒女生拒絕非禮的或讓人感到不舒服的擁抱,並會禁止搞不清楚狀況的傢伙進入社區。這相較於一直在大陸運用奧修的名義亂搞性活動的大陸非常的不同,這倒是很有趣的現象。
非常有趣的,總是說一些互相矛盾理論的奧俢被許多人士認定提倡淫亂,特別是在中國和印度這些性壓抑嚴重的國家更是如此,這真的是非常的可憐。
難怪奧修要極力提倡靈性與物質同時富足才容易成道,我深覺贊同,在性壓抑嚴重的國度中,大部份人都弄不清楚,什麼是性?什麼是愛,因為生命的經驗太過匱乏了,以至於無從學習。
從古自今,幾乎每個人都只會從諸佛的經典中斷章取義地截取自己的慾望,人類的習性半點都沒透過歷史經驗的累積而得倒改變。是以真正是沒有左巴,也就沒有佛陀,也無怪乎,在英文中的貧窮和可憐是同義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