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心靈能量

細胞記憶的恐懼來自無邊無際的想像力

身體能量地圖舒緩放鬆工作心得

身體總是記憶著許多的恐懼,但奧妙的問題是–我們恐懼源頭常來源自某些空想,譬如說,某些女人的身體中記憶著許多性的恐懼與排斥,這些恐懼特別對應到一些下腹部的臟器,而當我們去認真搜尋恐懼與排斥的來源時,特別會發現它的來自一種未知的不知道混合著某些童年、青少年時期,家人、親友在跟我互動時的表情或某種不知名的語氣,經過我們內在的選擇和無邊無際的想像力,「性」變成一種莫名的黑暗與詭異的代表,這個狀態特別累積在對人與人交流互動較敏感的人身上。所以,說到底,關於「性」對於一個在經驗中的人有多少的恐懼與排斥感是源自與一種空想呢?我猜測這是比可以想像還要多的人受到這莫名干擾。

閱讀全文 細胞記憶的恐懼來自無邊無際的想像力

從異星入境看心靈療癒

異星入境這部片對我而言其實不算非常吸引人,劇情處理的方式對於這個頭腦慢慢渾沌的中年人說是比較不清晰的。但有趣的,是它在劇中所傳遞的觀點。

第一點是: 在劇中,異星人在溝通時語言學家所遞出的一個概念「你的語言就是你的概念」,在劇中,外星人用一些很漂亮的「OM」潑墨圖片傳達出自己想要某個物件,初步用人類語言來說,那個東西叫做武器,而最終到最後發現,其實烏賊異星人真正想要的是「禮物」,這個衝撞的生成跟人們的戰鬥意識相關,當有外來者,我們怎麼去選擇那是甚麼呢?所以「你的語言就是你的概念」或「你的概念就是你的語言」是同一件事。

閱讀全文 從異星入境看心靈療癒

遠距案例。累世經驗整合

在某大企業上班的小陳是一個相當敏感的年輕人,因為接受從小接受台灣對男孩子的某些概念,總會莫名的無法認同自己原本的調性,當然,我們可以從他很困難於接納自己的狀況當中去知道,他就是一個典型相當容易卡陰被外靈干擾的類型,從心理層面來說,他無法站在自己的立場去做自己,過度的認同外在的概念與意見。我們大約花了好幾次的外靈議題工作,當然我們也很尊重和接納一些傳統的邏輯,關於應該要超度祖先以及與家族的屬靈和解的之類的問題,在我們與屬靈們相互尊重過一輪之後,還是有一些現象還不得其解,那麼我們就從小陳的內心下功夫了,很幸運的,我們逐步的分解了一些現象。

閱讀全文 遠距案例。累世經驗整合

察覺。打破慣性的能量運轉

今天的來接受身體能量地圖舒緩放鬆的是一位平時比較難和負面情緒共處的朋友,她其實已經做過許多次的生命藍圖能量調整了,但她不容易真正的哭泣或生氣,所以身體堆積了較多的沉重力量。所以我們習慣性的從頭部和背部開始做能量釋放,很有趣的,頭部能量越沉重的人總是在拔除負能量的過程中更感到頭部的沉重。

閱讀全文 察覺。打破慣性的能量運轉

家族的療癒

家族傳承的力道在每個子孫的身上無遠弗屆地運行著,根據每個人內在意識的投射與分裂狀態,我們都像極了我們所恐懼的那一部分。無論你的喜不喜歡,感覺舒不舒服,我們皆被困鎖於0-6歲的基礎世界觀當中,包含:我們怎麼與別人溝通、怎麼判斷和識別他人、甚至我們都習慣其實我們所憎恨的舒適範圍,我們總是無力地在跟家族的每一個我認知的細微呼應而無法放鬆。

閱讀全文 家族的療癒

放下時恰恰正是起飛的時候

長久以來,近代實事求是的教育讓人們逐漸失去感覺自己的力量,記得我在早期一江街所設立的塔羅工作室中,最大的衝擊是我對於人們逐漸麻木不仁的感覺系統感到非常的吃驚,還記得有一天下午一個常客帶了一個朋友來閱讀塔羅,閒聊時我提及他的能量場的問題,要他不要過於努力和為工作焦慮,因為他的頭痛已經非常嚴重了,但因為他的精神總是處在十分緊繃的狀態下,他當下無法察覺自己的狀態,只非常奇怪的回應我說,他並沒有頭痛,大約一個小時候我接到那位帶他過來的常客的電話,說他同事現在頭非常的痛,想知道自己發生了甚麼事。我告訴他,他的同事本來就在頭痛只是自己過度緊繃所以沒感覺時,他們驚訝萬分,也感到異樣的害怕。

閱讀全文 放下時恰恰正是起飛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