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彙整: osho

揮別印度的小家庭。而後奧修的地方就是我第二個家

2014年三月底,我在普那社區門口碰到正要去看醫生的印度爸爸,他拉著我的手說「孩子,我從沒有一刻忘記你,媽媽在家,跟我回去吧!我去買菜,然後我們跟以前一樣生活。」我很冷靜地回答說「放開我,我們是不同的人。」印度爸爸沒有表情地看著我,我繼續說「告訴媽媽我很愛他,但我已經不愛你了,你走吧!」社區的警衛上前幾步想知道我是否被不認識的印度人騷擾,印度爸爸冷靜地牽著他的腳踏車向醫院的方向走去,沒有說任何的話,他的確是一個很好的靜心者,也是一個很棒的老紳士,後來我們就沒有再見過面。

12038099_10204835588001580_3664886334194742517_n

閱讀全文 揮別印度的小家庭。而後奧修的地方就是我第二個家

我在家 。一切就緒

簡單的食物,單純的生活,隨時準備給予與愛。這似乎是許多人尋求一輩子的生活,但,在生命運行當中,我們總不免容易模糊焦點,總認為我們所想要的一切必須透過困難的方法和遙遠的路途才能完成,這似乎是這個娑婆世界所拼湊的幻象之一,單純的安住竟是如此的困難。
然而所謂的真相是什麼?也許就簡單地給予一個心的居所,然後簡單的愛,接續的即是~草木自然生長~,而生命的奧義即在那不慌張的尋求中自然成形。

現今的種種努力,靜心,工作,學習……等等,皆為不安之妄想,生命若非在即時即刻達到,那麼儘是處於幻象和抽離真實。

雨季的降臨


據印度普那的當地人的說法,今年的雨季來的特別的晚,就在2012年8月1日我才剛抵達時,雨水也才正是落下,對於這裡我有特別的依賴感,簡單的生活,緩慢的步調,全然不同台北繁忙以及多樣化,早晨起床聽著窗外的鳥叫聲和風聲,看著微亮的天空慢慢的綻放光芒,對我而言大約就是最好的靜心,來到這裡將近半個月多,每天散步經過奧俢社區的大門卻還舉足不前,可能是這份單純享受單獨的感覺還很深的吸引我,我還不打算晃進人群裡頭,貪戀這片刻,片刻偶發的寧靜,釋迦牟尼佛曾說,佛滅後,佛法也尚在人間。而現在這片刻間的寧靜讓我深信,整個世界正以美妙的方式調和著我們的心性,當我們與自己同在,整個華嚴的世界也必與我們同在。